关于梨花体

《我爱你的寂寞如同你爱我的孤独》赵又霖和刘又源一个是我侄子七岁半一个是我外甥五岁现在他们两个出去玩了这首诗仿佛就是用最后一种口吃法写出来的。

不知道是否和此次事件影响有关,此后的赵丽华渐渐地沉默于公众视野中。

(梨花体诗歌事件)刚开始时,我觉得极端侮辱,走在路上,恨不得周围的人全都是没有上过网、看过那些帖子的。

没有人谈中超联赛,没有人关心国家队,没有人谈论中国足球的风格,没有人思考中国足球的出路……在中国足球可怜到只能用对海外球员的意淫来引诱球迷点击率的时候,我不得不站在那些同样是不得不强忍着对中国足球的疲劳审美,又需要把腹中的锦绣字句琅琅诵出的体育编辑们的肩膀之上,然后随手窃取他们的工作果实,把他们在虚拟网络世界里悉心供奉的四大天王金身一一打碎,再借用梨花体的写作系统,将之重塑成一尊自欺欺人的中国足球征西英雄塑像。

所谓文章千古事,岂能人人轻易为之?(来源:西安日报),赵丽华新诗不再梨花体裸体诗人认为其怯懦http://www.sina.com.cn2007年03月20日09:13青年时报**赵丽华新诗不玩梨花了**3月14日,被网友戏尊为梨花教主的诗人赵丽华在其个人博客上发表《海伦》、《让世界充满蠢货》等一组七首诗歌,风格与梨花体截然不同。

昨日下午,处于风暴眼的赵丽华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这次恶搞对自己平静的生活造成了影响。

世纪,出现了镶嵌银片的扑克牌。

读着丽华的梨花体,我不禁想起一位国学大师,他是提倡白话文的始祖,我想大家要谴责赵体的白话诗后,应该把胡适老先生也搬出来一起谴责,试看胡适老先生的《蝴蝶》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

赵丽华的这个观点,**其实也道出了我们诗坛的症结所在**。

惟恶搞模仿,以表达我们的观点。

在准备完成这篇回帖的时候在poetry版看到一首诗,出自网友Y:天宫料是起干戈,贬谪仙人日益多。

这时候,倒是一桩与中国足球有着点关联的花边新闻,引起了我的注意——不久前一审获刑15年的前中国足球革命者之一张海,此时身边勇敢地站出了一位不离不弃的女友。

凡尔赛只是一个概念,具体的文学内容自己填充,甚至形式也可以多变,这可能也是相对于以往过分局限在句式上统一的咆哮体、甄嬛体等网络新语体,XX文学最大的创作跃迁。

(梨花体诗歌事件)刚开始时,我觉得极端侮辱,走在路上,恨不得周围的人全都是没有上过网、看过那些帖子的。

适用场合:发泄情绪、表达不满。

将来它可能值一个亿。

_遭钟馗毁容陈坤在哪?_大年初一即将上档的《钟馗伏魔:雪妖魔灵》,4日抢先举行试片会,强悍的3D效果和神魔大战剧情,都给抢先观看的观众留下深刻印象。

所以,以最宽泛的韵律要求,以意象的构建为手段的文体,就仍然可以叫做诗。

现代诗,已经远离了大众的审美,**要么太白话,不像诗,要么太深奥,完全让人读不懂**。

每一种新语体诞生之初,往往掺杂着些许无奈、些许嘲讽、些许戏谑、些许叛逆,而这些成分更容易激发年轻一族的从众心理。

至于这种变化是好还是坏?不能我们说了算,要根据读者和整个社会反应来衡量。

曾被称为梨花教主的诗人赵丽华近日在杭州参加了相约西湖杭州西湖微博论坛时对中新网记者说,自创作油画以来,她受到的赞美比写诗歌时候要多,她已经一年多没有写诗了。

Posted in : 鸟类

Leave a Reply